当前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杀五个 >
一间市民书房,一座全民阅读灯塔
更新时间:2019-02-21

  自2014年2月15日创办起,5年来,思南读书会迎来800多位各界嘉宾,读者超过4万人次。见证这个“新生儿”每一步成长的是这座城市热爱阅读的读者。“感谢读者不离不弃,谢谢侬!”活动正式开始前播放的短视频以“感激”结语,笑声和掌声让小小的空间暖意涌动。

  “思南读书会5岁了,如果是一个孩子,该上幼儿园大班了。”昨天,一如从前五年中200多个星期六的下战书,思南读书会风雨无阻与读者相约。中午时候起,就有读者陆续排队,主办方提前打开了大门,距离活动开端还有半个多小时,会场内已经几乎不插足的空当。这是思南读书会的第285期活动,邀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养陈引驰、傅杰对谈“今天为什么需要读古典?”

  思南读书会不止于一个读书会。从思南读书会、思南书集到思南书局快闪店、实体店跟《思南文学选刊》,5年来,“文明思南”形成了一个品牌矩阵,并带动更多社会力量加入城市浏览生涯和市民精神世界的塑造。它是市民的一间书房,也是全民阅读的一座灯塔,在这座城市点燃了更多阅读热情。眼下,思南读书会还在酝酿“走出去”的步调。“思南是上海的品牌,也不仅是上海的品牌。”5岁生日之后,这是众人对它的新期许。

  ■本报记者 施晨露

  “恒”更是读者因认可而对读书会产生的情感依附。5周年特别活动上,84岁的法语翻译家马振骋和许树建、岑玥等思南读书会老读者再度获颁“名誉读者”名称。每期读书会结束后,在思南读书会的读者微信群中,多少位骨干成员总会连夜整理活动实录,撰写心得,收集背景资料,汇成数万字的读书会笔记。书友们还与良多读书会嘉宾建立了联系,收到用心制作的读书会笔记,嘉宾们常常感慨,在思南读书会的闪亮品牌背地,来自读者和大众的力量是更深厚的能源。“思南读书会各个年事层的读者都兼顾到,一旦念叨到与上海搭界的话题,互动比昔日更热烈,有些常识点嘉宾还不说出来,读者已经反应过来。”岑玥说。5年来,书友们成为生活中的友人,有交换的欲望和习惯,翻译家马振骋家中每季度一次的聚会被大家戏称为又一个“马厩书房”。

  “早、高、恒”——有人这样总结思南读书会的成功之道。在思南公馆这片历史文化街区中诞生的思南读书会,之所以成为沪上存在引领性的全民阅读品牌活动,首先在于其开办早。5年前,当时上海的阅读活动远不当初天这般热闹丰富,与之造成赫然对比的是上海书展及其延伸运动上海国际文学周,每年举办之时总让读者“踏破门槛”。正是从这种反差中,思南读书会的创办团队看到了市民巨大的需求。“高”是读书会破意高远、品位高雅。比较市面盛行的碎片阅读、浅阅读,一些高品格、高品位的读物因其阅读难度的客观存在,往往被市场冷僻,难以进入读者视线。通过专家学者的解读、领读,读书会的格局从满足须要进一步提升为引导需要。“我爱好这里的学术氛围,提问者的水准不低,嘉宾的回答让人豁然开朗;我喜好这里的选题应接不暇,背景部署每周不同,各具特色;我喜欢这里的讲台贴近听众,比听众席略高一点让后面的人看得到,亲民的活动连保安都是笑颜相迎……”思南读书会两届声誉读者许树建这样形容。“恒”是读书会的久长性,作为一项免费惠民活动,每周坚持举行已是不易,更可贵的是始终保持牢固的高品德。“思南读书会为文学服务社会、服务民众探索了教训,特殊是培养了一批有组织才干、有创意的文学活动家。”上海作协党组书记王伟说。

  一间市民书房 一座全民阅读灯塔

  “网上买书诚然方便,但人与人的接触与交流仍是无奈取代的。逛逛书集、听听讲座、喝喝咖啡、会会友人,渴望这可能成为市民生活的一种方式。”这是5年前,上海作协副主席、思南读书会发动听孙甘露对这个“新生儿”的冀望。5年来,打出“专业牌、作家牌跟国际牌”,思南读书会成为沪上读书会货真价实的“头牌”,渐成全国有名的“上海文化”品牌。“不来思南读书会,仿佛就不能进入国内一流作家的行列。”茅盾文学奖得主、作家毕飞宇曾打趣道。